轉貼:同性結婚與變性婚姻

向下

轉貼:同性結婚與變性婚姻

發表 由 samchilat 于 2009-11-17, 03:49

同性結婚與變性婚姻
法治部落格

2009年2月23日 15:07

  提要:傳統“婚姻”概念是指男女兩性間的一種社會關係,但隨著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越來越多特殊的婚姻問題涌現出來,如變性人、同性間的關係等,對此是否能稱之為“婚姻”,我國無明文規定,各國對此觀點也不盡相同。我們這篇論文主要討論的是與同性結婚和變性婚姻相關的法律問題。
  關鍵詞:同行婚姻變性結婚
  關於同性結婚問題。我們首先要想到的就是同性能否成為婚姻的主體。據《憲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的規定,同性戀公民和異性戀公民應當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同性戀者享有婚姻自由和組建同性家庭的權利;《民法通則》第十條“公民享有婚姻自主權,禁止買賣,包辦婚姻和其他干涉婚姻自由的行為。”所以同性戀和異性戀享有同等的婚姻自主權。並不能因為同性戀的性取向問題,就否定他們在不影響第三人權利的前提下結婚。爭取同性婚姻的合法化是人的基本權利。婚姻的存在,並不只有生育的許可的意義,它還有著婚姻雙方社會位置的固定,經濟權益的重新分配等效力。婚姻可保護長期同居者的社會、經濟權益,也可使同性戀者有機會結束混亂性交的現象,使得他們生理心理趨於安定,有利於社會安定團結。長期的伴侶關係可以受到法律保護,將使得同性者的社會安全感加強。同性婚姻的承認,是社會對於同性戀者一次更大範圍與深度的寬容,使得同性戀者更加自重,不再需要更換伴侶來逃避社會的注目。同性婚姻的承認也是對於同性伴侶親屬關係的承認。同性戀者將成為彼此的家人,進入對方家庭。對於有長期的同居關係的同性戀伴侶來說,這是對於他們感情的肯定。在生活上,方便了雙方相互照顧。法律上,完善了經濟保護機制,使得他們具有與異性一樣的財產繼承權、親屬的監護權等權益。
  對同性婚姻的立法確認是趨勢。首先從各國的立法方向看,西班牙國會有望在明年年初批准有關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立法。國會已經通過投票表決,敦促社會黨執政的政府修改民法中的有關條款,使同性婚姻也被包括在內。議員們將於今年9月開始修改有關法律,而同性婚姻合法化有望在明年初成為現實。加拿大育空特區最高法院于7月14日在一項判決中宣佈,同性婚姻在育空地區具合法地位。育空成為繼安大略省、卑詩省和魁北克省後,加拿大第四個承認同性婚姻的地區。多倫多一對同性伴侶正在尋求離婚,據信是在加拿大提出的首例同性離婚案。該案將為有關同性婚姻的法律辯論增加新內容。三個省份和育空特區的法院已經裁決,男女同性戀自由結婚受到憲章的保護,但是離婚法案尚未修改以適用於同性和異性夫妻離婚。其次,對同性婚姻的認可也是對人的一項基本人權的尊重。婚姻是一種契約,公民有權結婚,也有權選擇單身,禁止同性結婚並不能禁止同性間的性行為,同時沒有穩定的婚姻伴侶關係,反而會促使一些地下色情場的氾濫。
  楊大文教授認為,在同性婚姻沒有得到社會的普遍的認可時,同性戀者完全可以繞過婚姻通過別的途徑維護自己的經濟利益。他指出,即使對於正在同居的同性戀者來說,他們的利益在目前的法律框架裏是有保障的,他們享有公民應當享有的一切權利。比如同居期間所得的財產,可視為共同購置財產,按照民法中關於共有財產的規定來處理,至於繼承問題,雖然不能以配偶的方式繼承,但任可通過遺贈的方式送給對方。
  另外一個重要問題就是對變性婚姻的法律研究。首先解決的就是變性是否對婚姻效力造成影響。
  1.變性者提起離婚訴訟具備適格的原告資格。已婚的變性者持有結婚證,毋庸置疑,變性者在變性前與其妻子的婚姻關係是合法有效的。儘管變性者與其妻子的婚姻關係自變性之日起已不再符合婚姻的實質要件,儘管雙方的婚姻關係已失去繼續存在的意義,但他們通過結婚登記所取得結婚證的法律效力依然存在,他們各自的配偶身份仍然存在,並不因此而自然消失。變性者夫婦仍然具備合法夫妻的形式要件,雙方就婚姻產生矛盾,變性者依法具備民事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並享有法定的離婚訴權,完全有以配偶身份請求離婚的資格,有權提起離婚訴訟。
  2.變性者因變性而導致配偶身份關係自然消失于法無據。根據我國法律關於離婚方式的規定,已婚的變性者要求離婚,若已與其妻子就解除婚姻關係、子女撫養及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達成了一致協議,可向當初頒發結婚證的婚姻登記機關請求離婚,由婚姻登記機關審查符合條件後發放離婚證,或向法院提起離婚訴訟請求。除上述兩條途徑外,別無其他選擇。那種認為變性者的婚姻關係應被視同喪偶一樣自然解除的觀點于法不符。若按此觀點,變性將成為我國離婚的第三種方式,勢必引起人們對倫理道德的誤解和社會秩序的混亂。可見,婚後變性者的婚姻不符合無效婚姻或者可撤銷婚姻的情形,而是典型的離婚糾紛。因此,法院依法應受理該變性者提起的離婚訴訟案件並作出處理。
  其次,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夫妻中一方做了變性手術後,如果雙方有子女,做了變性手術的一方與子女的關係究竟如何處理?父母子女關係不同於婚姻關係,它是一種客觀的自然血緣關係,是基於子女的出生而發生的客觀事實,不因性別的改變而變化,除非因死亡而終止。變性人仍是子女的父親或母親,如果變性一方的性別變更得到公安部門的批准,他(她)就與原配偶的關係也已經經過法定程式解除,就可以再婚,並不影響他(她)與子女關係的存續。但可能會影響未成年子女的健康成長,可由未變性一方負責直接撫養未成年人子女,變性一方承擔孩子的撫養費,直到成年或獨立生活為止。
  如果變性人要求結婚的,首先應向對方履行告知義務。因為變性手術畢竟改變了患者的生理性別,更主要的是不同性別的人社會角色各異,具有不同的權利義務,構成不同的親屬關係,故履行告知義務,不僅是私法上的一種附隨義務——誠信義務,而且也是向對方負責,好讓對方作出是否與其結婚的選擇,以充分體現意志自治,否則可能構成對配偶權的侵犯。如果對方在知情的情形下仍然同意與變性人結婚,就等於自願承擔了風險和認同變性人的差異和特性,放棄了包括生育權等在內的一些權利,也避免日後糾紛的產生。
  對上述兩種特殊婚姻應當進行法律認定,明確其概念,界定其主體和權利義務,如目前暫時還不能立法,可通過制定行政條例來規範完善,如《人類輔助生殖技術管理辦法》等,對現行《婚姻法》、《刑法》、《收養法》等法律的相關內容作出司法解釋,就相應條款規範的範圍進行擴展,制定法律管理變性、人工生殖和術克隆技術,把研究工作納入法制軌道,及時對其引起的一些新型社會關係用法律加以調整,如限制變性次數及防止人工生殖技術的濫用等,對違反有關規定的行為,分別規定相應的民事、行政、刑事責任。不應忽視法律在調整人們社會關係功能上的局限性,將法律作為唯一的社會控制力量是不可取的。儘管法律作為人際關係的調節器曾起過巨大的、決定性的作用,但還要用權力、行政、道德、習慣等來作補充或部分取代法律手段。法律與社會對特殊婚姻的認可,並不意味著大張旗鼓地宣揚乃至鼓勵特殊婚姻,必竟他們的行為有違人類乃至所有的動物、生物生存的本能需求,即便在國外,也不到處都是特殊婚姻者的“天堂”。因此,只能是給予特殊婚姻一個必要的、合適的認可和規範,以維護他們應有的正當權益。
  我們應理性、寬容、務實、平等地對待同性戀者和變性者,創造一種真正的寬容、相互理解和尊重多元化社會的價值觀,在法治的架構內,充分尊重和保護他們的各項權利。
  
來源:如東縣人民法院 作者:嚴潔 張曉紅
avatar
samchilat
群組:同志
群組:同志

文章總數 : 20
舍克勒 : 11780
注冊日期 : 2008-05-05

回頂端 向下

回頂端


 
這個論壇的權限:
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